Feeds:
文章
评论

Posts Tagged ‘clinical trial’

2012年4月英国BBC电视台“地平线”节目播出了“BBC Horizon: Defeating Cancer”(“战胜癌症”)。 最近BBC电视台的Panorama(广角镜)节目播出“Can You Cure My Cancer?”(“你能治愈我的癌症吗?”)。此节目记录了七位癌症病人参与“The Royal Marsden Hospital”(就是我癌症诊断和治疗的那家医院)的癌症临床试验的故事。非常感人,尤其是看到年轻的Anne(才37岁)撒手人寰,留下三位年幼的小孩,眼泪哗哗流下。

推荐观看(此节目在iPlayer可以在线观看11个月,也可以下载):

Can you cure my cancer

http://www.bbc.co.uk/iplayer/episode/b052sjsg/panorama-can-you-cure-my-cancer

节目介绍: (更多…)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早就预计新年的第一个月会特别忙,因为要同时管4个癌症药物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study),只有50%时间做。好在另一个临床试验(40%时间)我只是帮忙/后备,这个月不用做什么事,我得以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这4个癌症study上。但我还是忙得从早到晚没得空,有好多会要开,好多资料要看。有两个study已经进行了三、四年了,很多数据和报告我都得补看,才能计划新的工作活动。白天没时间看的资料我晚上带回家看一些, (更多…)

Read Full Post »

这星期出差了三天,去公司总部跟同事交接明年我要接的项目,明年我会有50%的时间做癌症药物临床试验(Oncology clinical trial)的统计工作。做同一个新药项目的所有statisticians也开会讨论了一些问题。晚上跟英国这边一起去出差的同事吃饭聊天,他说今天我们讨论的那些细节会直接影响到临床试验最后的分析结果,关系到病人的利益。他说他是会以病人的利益为重的,因为他弟弟是癌症病人,我随口说我也是癌症病人。接下来交谈虽然不是很困难,但我说我的病的时候还是哭了。

同事说虽然为我得病难过,但他很高兴我告诉他我是癌症病人的事,因为他由此知道我为什么要做癌症药物临床试验的工作,也知道我跟他是站在同一立场的。我们会想着把工作做好,时刻为病人着想。

这位同事在癌症临床试验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 (更多…)

Read Full Post »

我们Biostat几位同事组织了关于Bayesian的系列讲座,我是组织成员之一。去年第一次讲座粗浅介绍了Bayesian方法。今年接着讲应用,这次要讲临床试验中由II期试验的数据来预测III期试验的成功概率,涉及怎样用SAS软件中的proc MCMC计算Bayes模型(Bayesian Model)相关的模拟(simulation)。经过粗步讨论,决定不讲Markov Chain Monte Carlo(MCMC)的理论,甚至不讲MCMC是怎样做模拟。我负责讲“Key Features of proc MCMC”,大概十五分钟的内容。

我想如果只讲编程语法和输出结果,一点都不理解方法,大家肯定会乱用。我认为一定要强调检查马尔可夫链(Markov Chain)是否收敛(convergence),不然结果错了也不知道。打算做点动画,把MCMC模拟过程显示出来,让大家知道收敛前和收敛后区别是怎样的。后来在给同事讲解时发现基本的方法还是要讲一讲的,便又加了Metropolis algorithm的讲解,先讲个大概,再加点数学公式,做到大家都有个粗浅概念,而想了解深一点的人可以多知道一些。 (更多…)

Read Full Post »

星期二,12月7日,何给我带回来一则报纸上的消息,说有研究表明服用低剂量的阿司匹林(Aspirin)数年可以使数种癌症死亡风险降低最多达到一半。特别指出此研究发现经过五年的跟踪调查,研究中包含的所有癌症平均死亡率降低了34%,肠胃癌的死亡率降低了54%。此消息登在London Evening Standard报纸上,标题“Fight cancer with aspirin, GPs told”,原文如下:

Doctors were today urged to start prescribing aspirin after a study showed that taking small doses for several years can cut the risk of death from a range of cancers by up to half.

Dr Laurence Buckman, chairman of the GPs committee at the 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 said that those over 50 in particular should take the 75mg doses “as long as they don’t suffer from stomach or duodenal ulcers or from asthma that gets worse with taking aspirin”.

The research found that after five years of follow-up, death rates for all cancers fell by 34 per cent and for stomach and bowel cancers by 54 per cent.

这个消息是好得让人难以相信,我决定找文献看,到底阿司匹林能否提高癌症病人的生存率(五年生存率指百分之多少的癌症病人能活到五年)。今年还是有几篇关于阿司匹林与癌症的文章,最新的一篇就是12月7日发表在The Lancet上,也就是这篇报纸消息的来源。

稍微看一下文章的数据,发现这个报纸的消息纯粹是误导。 (更多…)

Read Full Post »

今天听了Royal Marsden Hospital的Stan Kaye教授来公司给的讲座”Ovarian cancer – are we making progress at last?”,介绍了很多关于卵巢癌(Ovarian Cancer)的分子靶向(molecular target)治疗,比如VEGF(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药物有Roche公司的Avastin), homologous recombination的PARP (poly ADP-ribose polymerase), PI3K/AKT和alpha folate receptor。

其中PARP inhibitor新药Olaparib(AstraZeneca公司)有一个proof-of-concept的phase II 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表明对BRCA1或BRCA2有变异(mutation)的卵巢癌病人有一定效果。这些病人之前接受过其它化疗却无效。

以前没听说过PARP,不过我还是知道BRCA1或BRCA2变异的人患乳腺癌的风险是很高的。而那个VEGF靶向药物Avastin也是治疗晚期乳腺癌的药物。还有PI3K/AKT也是乳腺癌的一个分子靶向。 (更多…)

Read Full Post »

最近在看贝叶斯方法(Bayesian)在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中的应用,找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献,讲的是用贝叶斯方法寻找不同乳腺癌药物的生物标记(Biomarker)。

我们都知道Herceptin对HER2(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阳性的人群有效果,但对HER2阴性的人没什么效果,所以乳腺癌药物治疗前会检测病人的HER2水平。这里的HER2就是一种生物标记。癌症病因很复杂,不同的人可能需要不同的药,生物标记就显得特别重要。

一般来说,一种成功的癌症药物从临床试验到获得上市许可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况且在癌症领域60% – 70%的晚期药物临床试验(phase III clinical trial)最终失败。为了加快癌症药物的开发,也为了药物更有针对性(Personalized Healthcare),美国Biomarkers Consortium赞助了一个有多个临床试验中心和药物公司参与的临床试验,在五年内试验12种药物和14种生物标记。 (更多…)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