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Posts Tagged ‘药物’

前几天看电影“我不是药神”,讲的是中国癌症病人看不起病的故事,今天就听到了英国版的故事。在英国是全民医疗,大多数时候看病是免费的,由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付钱。但也有些药不包在NHS里,病人如果想用得自己掏腰包,或者由私人医疗保险(Private Medical Insurance)付钱。不包的药往往很贵,一种药一个月5000英镑(包括药本身的钱,输液等费用),不就跟电影“我不是药神”一个月4万人民币一样的天价吗?大多普通老百姓是付不起的。

抗癌药贵,一是因为制药公司投入了巨额的钱来开发药,另一方面如果只是“零售”,价钱势必要比“批发”来得高。英国的国家医疗NHS包不包哪个药是由NICE(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来决定的。 (更多…)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昨天看了电影“我不是药神”, 我哭得稀里哗啦。电影讲述中国白血病患者因为吃不起天价的抗癌药,而让一个卖保健品的店主程勇去印度代购仿制药。一开始程勇是为了赚钱代购的,后来他与病人在共同“卖药”的过程中建立了感情,看到因自己停止“卖药”后好友去世,他又重新开始了代购,以成本价甚至倒贴的方式给病人提供仿制药,最后却因“走私罪”被判刑。程勇估计是最受病人老百姓爱戴的“犯人”了,因为他救了好多病人的命。他在被送去监狱的路上几乎是被广大病人夹道相送。影片结尾说“正版药已经进了医保”,这应该是所有病人最大的愿望吧。

我七年前(2011年)就听说有病人去印度买仿制药,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前几年(2011年)我写过一篇“易瑞莎药价知多少”的博文,说的是易瑞莎(Iressa) 在中国的药价比英国的还高一些,中国病人很难付得起。其实大多新的癌症药物价格都很高,全世界的病人都很难支付得起,只是有些国家是国家医疗,有些国家是医疗保险,有些国家是病人自掏腰包。前几天(6月18号)美国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发表了一篇题为“癌症药物价格应该是多少?”(“How Much Should Cancer Drugs Cost?”)的报道,说的是纽约“Memorial Sloan Kettering”癌症中心的医生做了一个癌症药物价格计算工具DrugAbacus,可以综合考虑病人额外获得的存活年数、药物副作用等因素。

此项目的负责人Peter Bach说现在癌症药物价格是由制药公司决定的,并没有反应药物对病人的价值。所以DrugAbacus主要以病人使用癌症药物获得的额外生存期为基准, (更多…)

Read Full Post »

朋友的爸爸的朋友的女儿得了肺癌,要用Iressa(易瑞莎),问能否在英国便宜些买到,因为这个药(从英国进口到)中国要600元人民币一片,每天一片,这样一个月就要一万八千元。

Iressa(易瑞莎, 商品名)通用名gefitinib(吉非替尼),是AstraZeneca公司开发的用于治疗不吸烟(或过往很少吸烟)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病人的口服药。在2009年一个在东亚(East Asian)进行的临床试验Iressa Pan Asian Study (IPASS)结果表明对EGFR(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有变异的病人服用Iressa比传统的化疗药物carboplatin-paclitaxel效果好,即病情未恶化的生存期(progression-free survival)长一些。但对于EGFR没有变异的病人,Iressa的效果却比传统的药效果差。因此Iressa是一种分子靶向药物,成为EGFR有变异非小细胞肺癌病人一线治疗(first-line treatment)药物。

在中国,肺癌病人中有EGFR变异的人比例较高,可是这么昂贵的药老百姓又怎么付得起呢? (更多…)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