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Posts Tagged ‘癌症’

每年10月,我住的镇中心的喷泉都会变成粉红色,以提高人们对乳腺癌的认识。老生常谈,作为一名癌症幸存者,我要分享我的乳腺癌诊断经验,让人们意识到三重评估(Triple Assessment)的重要性。

Pink Fountain

2009 年的一个晚上,我发现乳房上有一个肿块。第二天我去看了GP(General Practice),我的GP立即将我推荐到当地医院去看乳腺专家。不幸的是,专家在手摸检查后说我的肿块是良性的(“感觉像纤维腺瘤”)。那时我对癌症知之甚少,但我在谷歌上搜索并找到了一家名为“Breast Cancer Care” 的慈善机构。从他们的网站上,我了解到乳腺癌的标准诊断是三重评估(Triple Assessment), (更多…)

广告

Read Full Post »

今年9月参加在法国巴黎召开的ESMO(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y)会议是我自从2020年新冠疫情传到欧洲后三年以来第一次出差。其实会议本身是可以线上观看实时转播的,去现场参加主要为了去见同事。2020年3月本定了去美国出差,结果因为新冠疫情我把旅行取消了,所以同在一个项目的美国同事以及一些瑞士同事都没当面见过。

新冠疫情中出国旅行还有点紧张,担心人多感染新冠病毒,担心万一感染了要在异地隔离。不过一想从伦敦去巴黎坐火车欧洲之星(Eurostar)也就两个多小时,再方便不过了,我还是下决心去一趟。

今年的会议没什么大的研发报道,我主要关注了乳腺癌,还看了看结肠癌。 (更多…)

Read Full Post »

这个星期参加了一个病人访谈,是分享化疗经验的。为了准备这个访谈,我重温了2009-2010年的博文。化疗期间确实不容易,有这样或那样的副作用。不过在那个艰难时期也有一些美好的时刻,尤其是田田和洋洋给我带来的(她们当时才3岁或5岁)。现摘几篇当时的博文。

太阳公公起得早,公鸡喔喔叫 2009 年 11 月 19 日,星期四

从化疗开始,我每天睡眠很足。晚上 8:30 左右就睡觉了。早上 7 点多洋洋醒来就会唱:“太阳公公起得早,公鸡喔喔叫。”,或者来我的床前“嘀呤呤,嘀呤呤,妈妈起床了。”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乳腺癌复查。鉴于2020年复查在伦敦开车很容易进拥堵区(Congestion Charge Zone)的经验,今年我准备坐火车去伦敦。中午天气还行,偶尔有太阳,到了伦敦后我(怕地铁挤)选择坐公交车390到海德公园(Hyde Park),在公园里逛了逛,再走去医院。

医院的经历跟往年差不多。只是今年做Mammogram(乳房X光片)时技术人员好象经验少了些,第一次拍片没弄好,重弄了一次。我想也许她也是新手,象田田这种想当医生的人以后也是需要有实行机会的,我就耐心点给她练练手吧(多照一次应该不会增加很多辐射吧?)见魏医生(Mr Gui)做B超(Ultrasound)时说我去年就有的乳房囊肿(Cyst)还在,处于稳定状态,今年B超还发现两个更小的乳房囊肿。 (更多…)

Read Full Post »

早在2009年和2015年我介绍过早期乳腺癌预后评估工具Adjuvant!,现在好象网站无法访问。今天来介绍另一个较新的工具PREDICT,也是帮助病人和医生评估早期乳腺癌手术后使用不同治疗药物的生存率。

PREDICT是由英国剑桥大学开发的。评估模型是建立在历史数据之上,根据一些关键的病人信息,会给出不同治疗药物5年、10年和15年的生存率(overall survival)。病人信息包括乳腺癌论断时的年龄(age at diagnosis)、是否绝经(post-menopausal)、乳腺癌的HER2和ER阳性还是阴性(ER status,HER2 status)、Ki-67阳性还是阴性、肿廇大小(invasive tumour size)、肿廇等级(tumour grade)、癌症是通过筛查(screening)还是症状(symptoms)发现的、几个淋巴结受影响(positive nodes)等。

我用我当年的乳腺癌数据查了一下,发现手术加化疗的10年生存率是75%左右, 比Adjuvant! 估的百分之六十几要高。 (更多…)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