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Posts Tagged ‘亲情’

前两天心情不好,觉得老公家人没体谅我。不过一年来,我还是得到了亲人、朋友的很多关心。

先说我老公吧,虽说他在家务上没做更多,都是我们父母在帮忙,不过他总是宽我的心,从没表现出对未来的担忧。他自己体质也不是很好,每天还来回伦敦上班,用他自己的话说:“快累死了”,所以没多做家务似乎也不能算作不关心我吧。每次化疗他都陪我去,还给我在家打升白针省得我跑医院累。他对我的好也体现在小事上,比如上班我们一起出门,他替我拎电脑包(怕我左手拎重物不好)。两个女儿是最大的欣慰,她们还不到懂事的年龄,不过每天看着她们快乐的样子,我就觉得很满足。前天我哭,田田还来安慰我呢。

我妈对我的爱是最无私的。 (更多…)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今天我爸回中国去了。昨晚让洋洋把她的床从外公的房间搬到田田的房间,这样洋洋有个伴(田田是乐意自己一个房间的)。我们提前几天就开始跟洋洋说外公要回中国了,爸爸妈妈和姐姐会照顾她。还跟她说外公会去给她带lollypop(棒棒糖),洋洋说要带一箱lollypop,她做梦要梦见飞机,因为外公要坐飞机去了,要梦见lollypop,要梦见新衣服,新鞋子。

早上大家六点多就起来了,除了洋洋还在睡大觉。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外婆过几天要回中国了,这几天在给田田、洋洋时不时说说外婆要去中国的事。昨天搬了新家,本想让田田和洋洋睡最大的那个双人间,不过田田要选单人间,因为单人间是粉红色的。于是让洋洋和外公睡那个大双人间。

晚上,洋洋听说外婆要回中国“去搬床”,便说要跟妈妈睡,我告诉她爸爸妈妈的床只够爸爸妈妈睡,于是她又说要跟姐姐睡一个房间。在征得田田同意后,把洋洋的小床移到了田田房间。姐妹俩躺下后有了如下的夜聊: (更多…)

Read Full Post »

中秋节,给外公外婆打了个电话,这是我得知患病后第一次给他们打电话。刚开始时,我们瞒着他们,直到我手术后才告诉他们我生病的事。外公问我现在如何,说我外婆得知我患病后躲在床上哭。我告诉他们我挺好的,我想他们听到我亲自跟他们打电话报平安会让他们安心一点。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只要早做手术就能治愈。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在我收到的adjuvant online的报告里,象我这种年龄30多,ER negative, grade 3, tumor size 2.1-3, positive node 1-3的case手术后(只做手术的话)10年内复发率高达62%。结合化疗,不复发的概率增加23.8%,也就是手术加化疗后不复发的几率也就60%(10年无病生存率),总生存率稍微高一些,也就百分之六十几。 (更多…)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