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粉红丝带’ Category

田田说头发太长了想剪成短发,我建议她把剪掉的头发捐了。我们上网搜了一下,决定捐给小公主基金(Little Princess Trust)。此慈善机构专门为因患癌症或其它疾病而失去头发的小孩及年青人(24岁及以下)提供免费真发发套(real hair wig)。只要你的头发有17厘米就可以捐了,田田剪了差不多30厘米长的头发。小公主基金由一名叫Hannah的小女孩的父母(及朋友和女孩所在小学的帮助下)成立。Hannah很小的时候患肾癌,她的父母千辛万苦才给她找到做真发发套的厂家。Hannah不幸去世后,她的父母于2016年成立了“Little Princess Trust” 。

捐/剪头发其实不像想象中的复杂,你甚至可以自己在家搞定,步骤如下: (更多…)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Cancer Insights今天在“微信读书”里读了菠萝(笔名,真名李治中)的“癌症真相”,觉得是一本挺不错的科普书。本书通俗易懂,比如把“免疫检验点”(immune checkpoint)比作“公路检查站”,把免疫系统比作一辆汽车来解释为什么免疫检验点抑制剂能治疗癌症。书中也谈了很多生活中大众关心的话题,比如为什么影星朱莉30多岁就主动切掉了乳房和卵巢,转基因食物是否会致癌,抗氧性保健品和酸性体质是否伪科学,癌症细胞是否会传染。还有一些实用的信息,比如如何去美国看病(自费或参加临床试验)。

下面摘取几段关于“免疫检验点”和“免疫检验点抑制剂”的解说让你了解最新免疫癌症药物的工作原理。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前几天看电影“我不是药神”,讲的是中国癌症病人看不起病的故事,今天就听到了英国版的故事。在英国是全民医疗,大多数时候看病是免费的,由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付钱。但也有些药不包在NHS里,病人如果想用得自己掏腰包,或者由私人医疗保险(Private Medical Insurance)付钱。不包的药往往很贵,一种药一个月5000英镑(包括药本身的钱,输液等费用),不就跟电影“我不是药神”一个月4万人民币一样的天价吗?大多普通老百姓是付不起的。

抗癌药贵,一是因为制药公司投入了巨额的钱来开发药,另一方面如果只是“零售”,价钱势必要比“批发”来得高。英国的国家医疗NHS包不包哪个药是由NICE(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来决定的。 (更多…)

Read Full Post »

昨天看了电影“我不是药神”, 我哭得稀里哗啦。电影讲述中国白血病患者因为吃不起天价的抗癌药,而让一个卖保健品的店主程勇去印度代购仿制药。一开始程勇是为了赚钱代购的,后来他与病人在共同“卖药”的过程中建立了感情,看到因自己停止“卖药”后好友去世,他又重新开始了代购,以成本价甚至倒贴的方式给病人提供仿制药,最后却因“走私罪”被判刑。程勇估计是最受病人老百姓爱戴的“犯人”了,因为他救了好多病人的命。他在被送去监狱的路上几乎是被广大病人夹道相送。影片结尾说“正版药已经进了医保”,这应该是所有病人最大的愿望吧。

我七年前(2011年)就听说有病人去印度买仿制药,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六年前(2011年)我曾经写过乳腺癌基因BRCA1和BRCA2,有这两个基因之一变异得乳腺癌的风险很高。我自己也做了这两个基因的检测,好在没有变异。今年的ISCB(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linical Biostatistics)会议有一个讨论会(symposium)是“Modelling Personalised Screening: a Step Forward on Risk Assessment Methods”,即预测(prediction)各种癌症得病风险,给高风险的病人加强癌症筛查(screening)。通过参加这个讨论会学到了一些新的知识,尤其是乳腺癌风险预测这几年有了很大进步,又知道了一些引起乳腺癌的基因变异。我跟其中一个会议报告者Judith Balmaña(西班牙一位癌症医生)聊了一下,她建议我再去做一次基因检测,尤其是查一下PALB2和CHEK2这两个基因,还有PRS(Polygenic risk score,由一组SNP算出的分数)。

上面左图说明有BRCA1, BRCA2, PALB2, CHEK2, ATM变异的人乳腺癌风险,随着年龄增长,风险增长。其中BRCA1或BRCA2变异(一生中)得乳腺癌风险高达70%多, (更多…)

Read Full Post »

今天陪着我妈去上海复旦附属肿瘤医院化疗。早上六点多从家里出发,差不多一个小时到达医院。虽然只是六点多,地铁上人已经比较多了,医院里也已经很多人在排队挂号了。虽然我们已经有号(预约时得的号)了,还是得排队换一个输液的号(确认病人已经在医院),然后等待配药输液。输液区里有200多个座位,有大屏幕显示哪些号码“正在配药”中,哪些号码(病人)可以到哪个注射台(窗口)去输液注射。屏幕底部显示“现在是输液高峰期,请您排队等候,对号入坐!”,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有500多病人输液,也就是说上海肿瘤医院输液整天都是“高峰期”!

不光是输液整天很忙碌,医院里到处忙碌,你有种春运期间到了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感觉。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在中国的癌症病人,需要化疗的也许很多都被医生问到这个问题“你要用国产药还是进口药?”这里讨论的化疗药是指那些中国药厂可以仿制的药,而不是还在专利保护期限内(只有原研药公司才能生产)的新药。有些化疗药比如表柔比星/表阿霉素(Epirubicin)、环磷酰胺 (Cyclophosphamide) 、顺铂(Cisplatin)和紫杉醇(Paclitaxel)都有仿制药。你是用外国厂家生产的原研药还是中国厂家生产的仿制药?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问题。

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因为在价格上进口药比国产药贵了好多,而且国产药是进医保的,进口药全需自费。比如治疗宫颈癌的顺铂联合紫杉醇化疗方案,用国产药一个疗程约4000元(包括这两种化疗药、其它辅助药及输液器等费用,其中江苏豪森的顺铂45元,四川太极的紫杉醇1160元),用进口药8000-10000元,也就是一个疗程要贵4000-6000元,一般6个疗程要多花2.5-4万元。况且癌症病人的治疗并不仅仅化疗花费,是一个长期“抗战”。

国产药还是进口药这个问题难回答还因为你不知道这个钱值不值得花,不知道国厂药跟进口药相比疗效和副作用如何。 (更多…)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