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杂感随谈’ Category

前几天我爷爷胃口不好,有时吃了会吐。我爸有点担心他熬不过这个夏天。星期五早上听说爷爷昏过去一次,下午就接到消息说爷爷去世了。

我妈还在我家,赶忙给改了机票,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就飞回去了。我姐问我要不要回去。 (更多…)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虽然我每周可以有两天在家上班,但今年我因为会多,基本只能一天在家,而且接送小孩也是匆匆忙忙,没跟家长聊天,没跟老师聊天,赶着回家上班。二月初下了一次雪,我在接洋洋回家的路上又是走得匆匆忙忙,洋洋好几次跟我说:“妈妈,不要走得太快”,她想踩雪。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工作节奏太快了。

田田最近总喜欢缝东西,她也会跟我说:“想跟妈妈一起做东西”,基本上我都忽略她了。有一次我跟她一起坐下来,她递给我一本“My first sewing book”书,她自己一本“Sew in no time”书,看看要做什么。我把两本书都翻看了,里面做的东西挺有意思,尤其是用毛毡做的挎包,简单大方,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前天晚上/昨天早上做了一个梦,大概是我离开高中学校后又回到学校,原来的老师和同学都还在,可一个人也不认识我。早上醒来情绪非常低落。和何一起出发去上班,跟何说了我的梦,说自己这么伤感是不是因为觉得被抛弃了。何说“没关系,说明你开始新生活了。”其实我的同学和老师都对我很好,只是因为高考体检制度我没能跟同学同时上大学。我有时会做重回学校读书(拿毕业证书) 的梦,或好象找了工作又不知在哪的梦。

人有时候就是不能把过去抛开,生活会留下一些烙印。即使已经很久很久的事,对你现在的生活不再有影响的事,还会在你的潜意识里。好在我们可以往前看,工作到下午慢慢回到现实,心情好多了。下班回家时想到田田和洋洋对买一条金鱼都那么期待,心情又开朗了。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又一个春节来了,远离家乡的亲人,只能打个电话拜年。今年我老家特别热闹,我弟弟一家(我弟弟添了儿子),我妈,我爸都回老家了,除夕我外公外婆和三个舅舅全家都到我家吃的年夜饭。我姐一家去了婆婆家,也热闹。

我每次给外婆打电话时她都会说我离得这么远,什么好吃的东西都吃不上。问下次我妈来英国要带什么吃的东西,我就说黄米果。很多中国食品象辣酱、豆腐乳都能在英国的中国超市买到,唯有这黄米果是家乡特产。

切成片的黄米果

记忆中的年夜饭总是有一道热腾腾的煮菜(相当于火锅),满锅的肉和一些料,上面漂着一片片黄米果,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圣诞和新年来了,大家都忙着买礼物,我不由得想起十年前我和何买的IBM笔记本电脑,虽然这电脑已经坏了,但我们还留着它,因为它身上有着很多记忆。

我读研究生时是用系里机房的公用电脑,而何的实验室每人有一台(台式)电脑,所以晚上我会去他实验室,用用他的电脑。有时弄到晚上很迟,教学楼的门关了,我们从窗户跳出来,他再骑着自行车送我回宿舍。

何毕业后拒绝了北京的一个“高薪”工作而留校当了老师,因为他的一个朋友就因为跟女朋友不在一个城市最后分手了,何便想跟我呆在一起最重要。何每个月的工资就一千元(人民币)左右,我则当家教赚点生活费,有时帮人打字或写程序能多赚点。我想自己有台电脑,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前几天我姐让我给我姐夫去Bicester购物村买衣服,她去年来英国时在那里买了Thomas Pink牌的男式衬衫,觉得质量挺好,想再买。但在中国便宜的要卖1800元一件,贵的要3800元一件,那贵的她没舍得买,便想着让我给她买了带回去。

因为我不会开车,也比较忙,没时间去Bicester购物村,我姐就让我在Thomas Pink的官方网站上买。即使没打折,在中国卖1800元一件的品牌商自己只卖59英镑(相当于590元),而在中国卖3800元一件只用99英镑(相当于990元)。我的妈,洋品牌在中国要卖三倍的价格! (更多…)

Read Full Post »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