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杂感随谈’ Category

上周田田写博客时说“It is our family tradition to make a little video of our year”,意思是“我们家的传统是每年做一个有关这年的小视频”,而在做这个视频(影集)时田田说一定要把见圣诞老人的照片收进去,因为这是tradition(传统)。其实我们去见圣诞老人及做影集的活动都只是近几年的事,但在田田的心里这已经算家庭传统了。

由此可见一家经常做的事会在小孩心里留下深刻印象,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前几天高中同学整个年级开毕业22年同学会。虽然我因为路途遥远和时间关系没去成同学会,不过借此机会跟很多同学联系上了,非常高兴。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最后到大学,高中是最值得我记忆的。因为那对于我来说是个非常特殊的时期。在年级微信群上聊天,很多同学称呼我“学霸”,意思是我当年学习成绩拔尖。确实我当年是很喜欢学习的,而背后的原因是我知道自己极有可能不会有上大学的机会,高中会是我求学的最后阶段。我的那些高中同学是在我高考前体检时知道我有心脏病,因为体检没过关。事实上我在中考(初中升中专)时体检就没通过,才上了高中。所以我的努力学习不只是为了考试拿一个高分,因为再高的分数也无法进入大学的殿堂,高考体检是一道迈不过去的门槛

我那时最喜欢的课是物理课。高一时除了上课学的,还去图书馆看那些物理杂志,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前几天我爷爷胃口不好,有时吃了会吐。我爸有点担心他熬不过这个夏天。星期五早上听说爷爷昏过去一次,下午就接到消息说爷爷去世了。

我妈还在我家,赶忙给改了机票,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就飞回去了。我姐问我要不要回去。 (更多…)

Read Full Post »

虽然我每周可以有两天在家上班,但今年我因为会多,基本只能一天在家,而且接送小孩也是匆匆忙忙,没跟家长聊天,没跟老师聊天,赶着回家上班。二月初下了一次雪,我在接洋洋回家的路上又是走得匆匆忙忙,洋洋好几次跟我说:“妈妈,不要走得太快”,她想踩雪。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工作节奏太快了。

田田最近总喜欢缝东西,她也会跟我说:“想跟妈妈一起做东西”,基本上我都忽略她了。有一次我跟她一起坐下来,她递给我一本“My first sewing book”书,她自己一本“Sew in no time”书,看看要做什么。我把两本书都翻看了,里面做的东西挺有意思,尤其是用毛毡做的挎包,简单大方, (更多…)

Read Full Post »

前天晚上/昨天早上做了一个梦,大概是我离开高中学校后又回到学校,原来的老师和同学都还在,可一个人也不认识我。早上醒来情绪非常低落。和何一起出发去上班,跟何说了我的梦,说自己这么伤感是不是因为觉得被抛弃了。何说“没关系,说明你开始新生活了。”其实我的同学和老师都对我很好,只是因为高考体检制度我没能跟同学同时上大学。我有时会做重回学校读书(拿毕业证书) 的梦,或好象找了工作又不知在哪的梦。

人有时候就是不能把过去抛开,生活会留下一些烙印。即使已经很久很久的事,对你现在的生活不再有影响的事,还会在你的潜意识里。好在我们可以往前看,工作到下午慢慢回到现实,心情好多了。下班回家时想到田田和洋洋对买一条金鱼都那么期待,心情又开朗了。 (更多…)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